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【七-七】的博客

必须若无其事地接受现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简单生活  

2007-05-28 17:30:47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活在十丈红尘中,烦心事儿总免不了。很多时候,为事业、爱情、家庭操劳,老人孩子、柴米油盐、文凭职称、得失浮沉、邻长里短,似乎件件桩桩的琐事俗事都让我们忙忙碌碌,于是觉得生活像根鞭子,而自己却像只陀螺,一直旋转到形神俱疲。这时候,便会心生感慨:生活太复杂了,要是简单一点多好。难怪古代文人羡慕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农夫,情愿优游林下,做个隐士。 

    常常渴望得到一种简单的生活,比如,明窗净几,一杯清茶,一卷闲书,可看可不看,那该是多惬意的事。这样想想,很好。 

    可是,简单却实在难以求得的。就算真有这样一个暇日,真有这样一扇小窗,只怕自己却没有那种心境。想着还这样那样的家事,这里那里的应酬,哪里能简单得了? 

    陶渊明说“心为形役”,其实是灵魂跟不上奔跑的脚步。有时候不妨停下来,息息脚,等等疲倦的灵魂。 

    我们觉得人生辛苦,更多的是自己心苦。心内的羁绊多了,根根条条牵扯着,不由得不累。记得小时候看外祖父喝茶,青花盏盖上刻着一圈字:可清心也。这一圈字,任从哪一个开始读,都可以成一句话:清心也可,心也可清,也可清心。句句说茶,句句说人。 

    茶可静心,心静则尘不生,灵台清明,自然离禅境佛道不远了。所以古人云:茶禅一味。赵州禅师公案:某僧来访赵州,赵州问:“以前来过这里没有?”僧答:“来过的。”赵州说:“吃茶去!”又有一僧来,赵州问:“以前来过没有?”答:“没有来过。”赵州也说:“吃茶去!”院主闻听,颇不以为然地问赵州:“你对这两个不同的答以同一句‘吃茶去’,是何道理?”赵州叫道:“院主!”院主应:“是!”赵州紧接着说:“吃茶去!” 

    茶与禅相关联,非常简单,不须多思,只是自然本相。愚堂国师说:“佛法原来无多子,吃茶吃饭又着衣。”喝茶就是喝茶,心无旁骛,这就是心地澄清的人。再高深的佛法原也不过如此,但要懂得这一点,做到这一点的人,却实在少之又少。 

    懂得了,也就戡破了。 

    有人说茶味如人生之味。“一杯,有清新甘味;两杯,有人生苦味;三杯,有老年涩味。”会品茶的人多半是于生有所了然的人。看人喝功夫茶,洁器、淋杯、投茶、候汤、洗茶、冲点、淋罐、烫杯、洒茶,种种繁琐程序之后,喝一小杯茶,口舌生津,似乎刹那间天清气朗,草木生辉。 

    茶圣陆羽本是弃儿,为智积禅师所拾,先寄养于竟陵李氏,九岁那年,李氏迁回湖州,陆羽随禅师入寺。十几年后陆羽到江南寻访李氏之女季兰,欲同偕鱼水,不料世事变幻,李季兰出家为道。两人相会,李季兰留诗一首: 

    强劝陶家酒,还吟谢客诗。 

    偶然成一醉,此外更何之。 

    这段青梅竹马的爱情只能就此凋零了。后来陆羽隐居于湖州苕溪,终身未娶,一生痴迷于茶。顾渚山上金沙泉水,冲泡出来的紫笋茶,当洗尽了陆羽的情爱之痛之苦吧。 

    所以,真正的简单是繁华落尽的素朴,是悲喜尝遍的了悟,是坎坷备尝的坦然,是无求无欲、不矜不躁的大气,如雨过天青,天地澄明。如不是世路走惯,人事久历,哪能识得简单的真意?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